• 贸易战只是前哨下面是金融战大风暴 2018-11-26
  • 昌都市图书馆首个全民阅读推广项目结题 2018-11-26
    您的位置:首页 > 新闻资讯 > 文艺视点
    周有光:不天真时代里的天真老人
    ——汉语拼音之父辞世——“有光一生,一生有光”
    2017-01-16 09:25:41  来源:  作者:
    分享到:

    广东11选五走势图结果 www.a30r.com  

     

    他见证着中国的百年变迁;他这一生,总被时代大潮裹挟着前进?! ?/p>

    他说自己是一位“两头真”的学者。什么叫两头真呢?

    年轻时候一味天真盲从,到了老年开始探索真理。

    他把民国学人的治学精神带到今天。他是不天真时代的天真老人?! ?/p>

    他经历过晚清、北洋、民国和新中国,正如他自己所言,生命长,就会见到很多奇怪的事情?! ?/p>

    2017年1月14日,著名语言学家、“汉语拼音之父”周有光仙逝,享年112岁。这一生他都是那个《皇帝的新衣》里的小孩……

    文|周有光

     

    青果巷的童年

    我家在常州住的巷子叫青果巷。青果巷有意思,瞿秋白、赵元任、我都住在青果巷,我们三个人都搞文字改革。瞿秋白家很穷,租人家的房子住。赵元任家的房子叫八桂堂。我们家的房子叫礼和堂。我们家的房子是明朝造的,了不起,很旧了也不能拆掉,旁边就造一座新的房子,连在一起,房子有好几进。我们住在新房子里,旧房子租给人家。我们家在运河边上,前门在路上,后门在水边。我们住在河的北面,我要过了河去上学,河没有桥,只有由船连起来的渡桥,人在船上走过去。大船来的时候,摆渡船就分开,叫开渡,大船过去之后再合起来,人又可以走来走去。

     

    青年时期的周有光和张允和

     

    我的母亲对我影响大。母亲是读老书的,没有进过新学校,她的文笔不行,我的祖母的文笔很好。祖母是高级知识分子,母亲是普通知识分子,她看书没有问题,可是写文章不行。我的母亲性格温和,向来不生气,她常说一句古话:"船到桥头自然直。"不要着急,着急也没有用处。她经过那么多困难,到九十六岁去世,头发黑的,耳朵不聋,眼睛也不花?! ?/p>

    我没有上私塾。我小时候读书读得不多,家里只有我一个男孩,溺爱我,说:"不要压他读书,早读书身体不好。"当时我妹妹还没有生,我的姐姐大,不跟我玩。我就到我们家的房客那里,他们的女孩子跟我差不多大,我跟他们玩,他们大人不让我玩,说女孩跟男孩不能一起玩。我一个人很孤独,没有玩的伴侣。后来上小学就好了,同学多得很。

     

    百岁忆,我们这一代青年

    我们这一代青年有几个特点:当时并不参加国民党,也不参加共产党。但思想倾向共产党,反对国民党。因为共产党包括毛泽东、周恩来、陈毅都是宣传民主的??拐绞逼?,周恩来在重庆,是全国政治协商会议副主任之一。他常常说:我们共产党是主张民主的。我们青年一代就是讨厌国民党的专制。我们这一代都是这样的思想。

     

    蔡元培在坏的时代能做好事

    蔡元培在北洋政府时期就提出来:“教授治校,学术自由”。蔡元培是我丈人的朋友。在苏州的时候,我见到蔡先生面。

     

    周有光的书房

     

    晚清下来是军阀时代。后来是国民党、共产党。最自由的是军阀时代。军阀时代做了很多好事情。军阀怎么会做好事情呢?那时候是民主制度,国会育,请蔡元培做教育部长,做了很多好事情。注音字母就是军阀时代提出来的。军阀不垄断整个政府。文化部门、教育部门让进步的人来做。所以做出好事情。因此,最坏的时代做了很多好事情。

     

    爱因斯坦空闲得不得了

    我认识爱因斯坦是何廉先生介绍的??谷照秸崾?,何廉到美国,在普林斯顿大学做客座教授。爱因斯坦也在普林斯顿大学,他们是同事。

    有一天,何廉对我说:“爱因斯坦空闲得不得了,想找人跟他聊天,你愿意去吗?”我说:“当然愿意。”于是,我就去和爱因斯坦聊过两次。

     

    周有光的书桌

     

    爱因斯坦的理论,我不懂。我们在一起,主要聊报纸上的问题,世界的问题。我的印象,爱因斯坦非常友好。我们聊天时,真像聊家常。他穿的还不如我讲究,没有一点架子,给我的印象好极了。

    爱因斯坦有句话对我很有启发。他说:“人的差异在业余。”据计算,一个人到60岁,除吃饭睡觉,实际工作时间不很多,而业余时间倒是更长。通过业余学习,你可以成为某方面的专门人才。

     

    与邹韬奋百乐门跳舞

    邹韬奋是我在圣约翰大学的前辈同学。我妻子张允和的姑夫刘凤生,跟邹韬奋同班。邹家穷,刘把家里给的钱分一半给邹,助邹上学,两人的关系很好??拐角耙?,我们都在上海,一起玩。他们二位、我和我妻子,多次约好在礼拜六晚上去百乐门舞厅跳舞,度过非??炖值氖惫?。那在当时是高尚娱乐。我们都是埋头苦干的工作者,也要轻松一下。

     

    周有光和张允和

     

    当时上海有位教育家叫黄炎培,他联络开明士绅,成立了“中华职业教育社”,发展上海和江南的文化和经济。他有两位高级秘书,一位是王志莘,另一位就是邹韬奋。

     

    徐志摩家一层楼一个样

    徐志摩是光华大学聘请来教文学的。他也是北京大学教授,所以经常在北京、上海飞来飞去,结果飞机掉下地,去世了。很可惜。

    他家里我去过。他住在一个很普通的三层楼房上。第一层布置英国式,第二层布置中国式,第三层布置日本式。一层楼一个样子。

    中国的白话文诗歌到徐志摩成熟了,小说到沈从文成熟了。他们两个标志着白话文的成熟。徐志摩了不起。

     

    赵元任来信四年后才收

    赵元任先生在学术上是了不起的。赵元任在美国教书,我的夫人上过他的课。我常常拜访他,请教他问题。中国语文现代化,是他开头的。

    回国后,20世纪50年代,我们要设计拼音方案。事实上,在此之前,已经有过两代人的努力。早在中华民国成立第二年,当时的北洋政府就开始制订注音字母方案。是黎锦熙先生他们搞的,这是中国语文往前走的很重要的一步。赵元任制订国语罗马字,不用中国汉字式的符号,而是用国际通用的字母。赵元任的方案,从学术角度讲是很好的,可是推广上发生了困难。赵元任的思想对我影响很大,我们设计拼音方案时主要参考了他的学术成果。

     

    《汉字改革概论》

    后来我在北京大学上课,出版了一本《汉字改革概论》,赵元任看了以后,就从美国写信给我??墒桥龅搅宋幕蟾锩?,这封信我在四年后才收到。

     

    老舍喜欢讲乌龟王八的趣事

    老舍跟我是很好的。在美国常常跟老舍在一起。老舍爱讲笑话,每个礼拜天到我家吃饭,开心得不得了。因为他喜欢吃中国菜,我的老伴买菜自己做菜。

    老舍很有趣味。他喜欢讲乌龟故事,他讲了很多乌龟王八的趣事。有朋友对他说,你老是讲乌龟,今天就不要讲了吧,你唱一个戏吧。老舍就唱戏,结果还是唱钓金龟。

     

    陈毅的几句话,我一直记着

    1949年10月1日,新中国成立,章乃器担任粮食部的部长。他曾问我是否愿意去粮食部工作,我说我不想担任行政工作,还是回到教书兼银行的老本行。

    我在上海复旦大学经济研究所任教,并在新华银行兼职。

     

    顾传玠、沈从文、周有光在上海合影,摄于 1946 年

     

    陈毅是当时的上海市市长,他很好,很看重我对上海经济建设的见解。在上海,与陈毅常常见面开会。后来,北京成立一个中央普通话推广委员会,陈毅做主任,我做委员,又在一起了。我觉得与陈毅很谈得来。

    陈毅很幽默,他是一个有趣的人。他有几句话,我一直记着。他说他到非洲的摩洛哥去,摩洛哥国王请他吃饭。一个客人后面站一个人,叫调味师。国王讲笑话:我们每个人前面都有一盘菜,都是社会主义。但是调味,各人不一样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延伸阅读

     

    《晚年所思》

    者:周有光

    出版社: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

    出版年:2012年6月

     

    内容简介

    这是一位111岁老人的真言无忌,他叫周有光。这是他近年来所观所感所写的各类杂文的结集,读之妙趣横生,令人齿颊留香。他说自己是一位“两头真”的学者。什么叫两头真呢?年轻时候一味天真盲从,到了老年开始探索真理。他把民国学人的治学精神带到今天。他是不天真时代的天真老人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《晚年所思2》

    者:周有光

    出版社: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

    出版年:2013年8月

     

    内容简介

    《晚年所思2》是周有光先生晚年所写的回忆录。从学术和生活的角度,以平实的语言,有秩地回忆了对其一生有触发的、在其人生中占重要位置的人物和事件。通过周有光先生的娓娓道来,其人生的智慧和为人处事的人格精神又体现在其中,读他文章的过程,如与一位老者在谈心,是这个浮躁的时代中,一本值得品味的好书??粗苡泄庀壬氖?,不仅看到的是他的人生,也看到了其他同时代知识分子的人生,还从侧面展现了整个新中国在发展过程中的面貌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编辑 | 甜火车

    制作 | 茉墨白

     

    ?点击阅读原文进入文艺小店?

     

    分享到:
    地址:南京市中央路165号凤凰广场C座   邮编: 210009   电话:025-83280229   E-mail:[email protected]
    ICP备案号:苏ICP备08111047号-1
  • 贸易战只是前哨下面是金融战大风暴 2018-11-26
  • 昌都市图书馆首个全民阅读推广项目结题 2018-11-26